[環境行動班]北海岸溪流棲地踏查課程活動

Filed Under (eci環境行動班) by eco on 21-10-2011

日期:2011年10月22日(六)。

活動行程:

0800 西湖國小集合

0800-0900 行車

0900-1200 老梅溪

1200-1300 中餐(午餐自備乾糧)

1300-1600 富貴角、大屯溪

1600-1730 歸途

集合時間:上午八點。

集合地點:西湖國小。

費用:500元/學員,(主要為車資)。當天請繳交給卓老。

交通方式:遊覽車。

裝備檢查:

1.雙肩背包:雙肩背包(研究調查裝備與個人隨身物品)。
2.學習裝備:簡單文具、筆記本(或錄音設備)、望遠鏡(放大鏡)、攝影器材(已充電備用電池)、小型觀察盒。
3.生活裝備:午餐、帽子(防曬防雨用)、短袖排汗衣、寬鬆長褲(可以防蚊防曬)、薄的長袖襯衫、防風外套、 飲水、零錢、零嘴、手機、健保卡、雨具(雨衣一定要帶,小雨傘可以攜帶)、球鞋。
4.個人藥品:暈車藥、蚊蟲藥、其他個人特殊需要的藥品或用品(如氣喘藥等)。

老師準備:急救包。

專業指導老師:陳王時老師(保育團體與社區大學蛙鳥生態課程資深講師、蛙類圖鑑作者、生態資訊營隊講師)

指導老師:邱鴻麟、卓麗容。

參加名單:

鄧丞佑、羅又翔、葉鎮文、邱晸維、陳冠宇
周庚翰、吳仲升、陳柔璇、鄭中彥、洪妤欣
張鈞皓、周冠馨、林政融、陳宣羽、何冠霆
林篆澤、洪儀璇

天氣概況:22-28度、多雲、降雨機率10%。

注意事項:

1.須攜帶健保卡,以防有任何醫療需求。
2.本活動將依活動規劃的狀況持續進行修正,請星期五晚上仍繼續上網進行確認。如遇天災(地震、颱風或海嘯)或其他事件,將依行政院人事行政局與臺北市政府發布之停止上班上課命令辦理,作為是否進行活動之依據,並同時於生態資訊營隊部落格 Project Eco 發布訊息。
3.報名錄取後將不得放棄,以免影響別人的參與的權利,無故缺席者將影響往後參與課程的權利。請考慮自身健康因素,若有特殊疾病請先告知老師。請同學於星期五時,早點入睡,讓自己的睡眠充足,比較不會生病與暈車。
4.參與本次活動者,請先閱讀北海岸地圖。
5.出門前確實做好裝備檢查,不要影響團隊之安全,檢查完畢並請留言確認。

收到啦!會準時出席

準時報到

謝謝老師!準時報到.

謝謝老師,會準時報到

簽到!一定準時!

會準時報到,謝謝老師。

知道了!
準時到!

收到了!謝謝老師!

知道了!謝謝老師~!

抱歉老師,我感冒了,不方便參加。

海邊風大,請同學記得帶防風外套。

噢耶
明天要去嚕

謝謝老師!一定準時報到!

了解!謝謝老師~

天ㄚ~葉鎮文,你太可憐了吧~早日康復喔:)快模考了…
恩~明天會準時到的

老師我準備好了,明天準時到達,謝謝!

了解!已帶風衣,謝謝老師提醒!

ok

啊呀! 我考昏頭了!竟然錯過訊息啦!!

這次的很有趣
是真的
因為我們已經去完回來了

我也覺得獲益良多!

我也是

北海岸溪流棲地踏查

等了好久,前幾天回資優班時,才突然聽到生態營隊又要去北海岸的事情,讓我十分的開心,一回家就馬上報名,一直期待著這一天的到來,而今天,就是去北海岸賞鳥的日子,這次的帶隊老師,就是對生態非常有研究的陳王時老師。

這次要去的地方是台灣的最北端的富貴角,而要去觀察北海岸這一帶的生態環境,以及學一些生態攝影的技巧,老梅溪的出海口也是這次的重點之一,一下遊覽車,就看到了陳王時老師在那兒拿著裝備,左看看、右看看,順便等著我們這些小毛頭。

我們一下車,就聽到一件令人失望的事情,那就是—我們太晚來了,錯過了許多好看的,例如老師在一大早,看到了一大群五色鳥停在樹上,我想,那個畫面一定很壯觀,我們一開始先找到了蝴蝶的幼蟲,並且,老師開始解釋在拍攝這些生態照片時,可以如何來拍攝:
1.當我們找到一個「目標」,就開始從他的整個景觀拍攝
2.接下來再拍「特寫照」
3.最後可以「佈置場景」
4.或是拍他在活動的情形(像是「吃葉子」)。

我們第一個看到的動物是鳥類,他就是很像家燕的「洋燕」,而家燕和洋燕要如何區分呢?有人說家燕比較有錢,洋燕家境較為清寒,所以家燕有打領帶,且燕尾服修的較長(他的頸部有黑黑的像是領帶,而尾部的交叉較明顯,而「洋燕」買不起領帶,燕尾服也修的較短,且腹部還髒髒的(頸部沒有黑黑的,且交叉不明顯,腹部的地方也有淡淡的紅色)。

後來又看到了藍磯鶇的母鳥,是灰灰的,又有點咖啡色的母鳥,但是老師又說它在它的腹部上看到了紅紅的一片,所以也可能是公的亞成鳥,而公鳥又是長什麼樣子呢?顧名思義,它的公鳥是藍色的,但是翅膀是灰色,且腹部是赤色的,但是特別的是,有一種「藍腹藍磯鶇」,而這種藍腹鶇,就連腹部也是藍色的。

還有斑蝶、人面蜘蛛、陸蟹等動物,還看到了好多對蝴蝶及蛾在交配。而這當中「台灣大蝗」則是令我印象深刻的,它是一種十分大型的蝗蟲,長的很像螳螂,當我們把尺拿出來量的時候,發現它大約十公分,跟食指差不多長,真是誇張,而且它也十分的兇,最令我害怕的,還是它腳上那些尖尖的刺了。

接者,一位眼力十分好的同學,在水管上看到一隻身上很黏的母蛙,老師馬上把它抓下來介紹它,且把它放在石頭上,結果,我們發現在水溝中有許多蜻蜓在交配。

午餐時間,我們到出海口去吃飯,在那裡看到許多貝類,而在那兒,我們又看到了台灣大蝗的身影。

在去大屯溪的路途中,突然遇到老師的朋友,原來他們看到了「大冠鳩」停在電線桿上,也看到它在天空中盤旋,找著它的食物,這種警覺性高的動物能讓我們靠那麼近看著它,這是十分難得的機會,於是大家爭先恐後的拿出照相機,迫不及待的要拍下這種「罕見」的猛禽。

最後,我們到大屯溪那兒,邱老說這裡有許多蛇類,結果我們卻看到了許多蝴蝶,而正當我們失望的時候,出現了一隻「青蛇」,它是一隻全身綠色的蛇類,老師說他很笨,且不會有毒,甚至還問我們有沒有人要抓它。結果它還是被我們嚇跑了,還有人把它那長長的舌頭拍下來呢!

這次的課程真是令我收穫滿滿,看到了許多不同種類的動物,這些動物都令我大開眼界,尤其在這次的課程也學到了很多生態攝影的技巧,看到了許多北海岸的風光,這次也要感謝老師們辛苦的帶領及教導,真是期待下一次的課程。

抱歉,老師,第一篇錯字實在太多了,請將第一篇刪除!
謝謝!

別嘔我了!我已經很受傷了。下次會注意。

星期六早上我們坐著遊覽車來到老梅溪中游,一下車我們就看黑端豹斑蝶的幼蟲在菫菜旁邊曬太陽,接下來又在電線杆上看到洋燕和大捲尾,老師還教我們如何分辨洋燕和家燕,老師說:「家燕的尾部比洋燕長,因此家燕的體型會比洋燕大。」看完洋燕和大捲尾後,我們在路旁的草叢看到樺斑蝶的成蟲正在吸食大花咸豐草的花蜜,還有在樹上爬的鬼艷鍬形蟲,看完後我們就繼續往下走,在路上我們也發現很多昆蟲,後來我在路旁看見一隻台灣大蝗,牠的身體大約有十公分長加上有力又有刺的後腿,看起來真的很恐怖,還有人在水管上發現一隻母的褐樹蛙。
看完很多生物後我們就開車到大屯溪爬大屯溪古道,在大屯溪古道上可以看到漂亮的蝴蝶、偽裝成樹枝的竹節蟲、快速飛行的蜻蜓……看完後我繼續往上爬,突然在路上看到一隻躲在草叢裡的蛇,牠露出咖啡色的尾巴,最後要回程的時候老師也在枯樹枝上找到一隻翠綠色的青蛇。
這次的戶外課程雖然等了好久,但一切等待都是值得的,親眼目賭了我最喜愛的蛇,真是非常難得。雖然我常和家人去北海岸玩,但是跟老師和同學們出來,還是有不一樣的感受和新發現。

北海岸溪流棲地踏查
因為前陣子英文戲劇要公演,所以錯過不少生態營的活動。好不容易戲劇結束了,剛好遇到這次的「北岸溪流妻地踏查」活動,馬上報了名,期待著活動的到來。

活動的目的地是北海岸的老梅溪、大屯溪和富貴角。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車程,我們終於到了北海岸。這次的講師-陳王時老師自己開車,比我們早了一步到達目的地。而我們這次唯二的遺憾,其一是比我們早到的老師竟然看到驚奇、精彩又驚悚的紅隼狩獵過程,而且是兩隻紅隼圍捕一隻小鳥,而我們當然只能透過想像過過乾癮了。其二則是老師在一棵樹上一口氣看見了上百隻的五色鳥,瞬間將一棵樹染了色,對於這個壯麗景觀,我們也未能一飽眼福,只有流口水的份了。然而老師雖然上面的兩景都能親眼目睹,但都因為「大砲」、相機架設不及,而未能留影……。

下了車後,我們先在停車場的石圍欄旁發現了蝴蝶幼蟲,當我們正忙著拍攝時,陳王時老師及時教我們一些記錄物種生態所能使用的拍攝技巧:
1.先拍周圍的大範圍棲地景觀
2.拍此物種的食草
3.拍此物種的特寫
4.最後再拍此物種進食的情形
老師也說了,可以也拍拍物種的活動情形和地點。

接著,我們在坡邊發現了一種和家燕極為相似,和家燕算是近親的「洋燕」。老師還打趣的說,家燕比較富有,洋燕比較貧窮。因為家燕的燕尾服比較長,且有打領帶,腹部也比較白。(尾部較長、胸口處有一條黑斑)而洋燕的燕尾服比較短、沒打領帶,腹部也看起來灰灰髒髒的。(尾部較短,胸口處沒有黑斑)

再接下來的路程中,我們發現了陸蟹、彩蝶、螳螂、蜥蜴、人面蜘蛛……。甚至親眼看見了大冠鷲,還發現兩隻蝗蟲在大白天「行房」。還有許多身子大得出奇的生物,其一是將近十公分長的台灣大蝗,長得就像盔甲武士一樣,巨大的翅膀、粗壯強健的後腿,上面還有許多刺,本來覺得很稀奇,但接下來路上數也數不清的台灣大蝗,馬上改變了我的想法,這可能是當地的特色吧!另外一隻身形巨大的生物,它趴在水管上,是超大的澤蛙,被一位眼尖的同學發現,而老師也把牠請下來好讓我們觀察。本來情緒十分緊張的澤蛙,在老師輕輕來回按壓腹部兩側之後,情緒明顯變得安定,這真是太神奇了!

在海邊與一隻黑狗和老梅溪出海口一起吃過午餐,我們便往下午的行程繼續前進。本來決定在一個小森林公園渡過下午的行程,但因沒什麼東西可以看
,所以吹吹風就往另一個古道前進。在古道上,大花咸豐草和非洲鳳仙花陪著我們,路上還看到許多蝴蝶和螳螂。而最值回票價的是,當我們走到古道的終點,要往回走時,竟發現了青蛇!他還以為自己偽裝得很好,所以動都不動,最後發現事跡敗露才趕忙溜走。最後,我們帶著滿滿的收穫踏上了歸途。

回到生態營的感覺真好!

北海岸溪流棲地踏查
在涼爽有風的日子做生態踏查真是再好不過了,在舒服的天氣中與生物們為伍,聽著老師的精采講解,有甚麼比這個更享受的呢?
擺脫沉重的壓力束縛,來到北海岸,我們看到了好幾隻蝴蝶幼蟲正在啃食他們的食草,老師還說,他們早上已經曬了很久太陽了呢!而且,拍他們還訣竅的喔!要從他們的特寫先拍,再拍食草,再拍整個的場景。突然,一陣黑影閃過,我們趕緊跟著王老師及他的大砲望遠鏡過去,原來是大捲尾和洋燕,而分洋燕和家燕可以看兩個地方,家燕較有錢,燕尾服比較長,洋燕較短,而家燕還有打領帶,洋燕沒有,且家燕較亮,較乾淨的感覺。
我們還看到了藍磯鶇的母鳥,他的母鳥較不好認,因為跟公鳥差太多了,公鳥只有腹部橙色其他都是美麗的寶藍色,而母鳥則是灰灰的,不太好認,一看到也無法跟藍磯鶇這三個字聯想在一起。
後來我們則看到許多像蝴蝶、蛾之類的,還有看到許多蜻蜓其蝴蝶在交配及交尾,甚至還看到一隻橫刀奪愛的蜻蜓,人家兩隻就正準備要交尾了,他就硬是將另一隻雄蜻蜓趕走,真的是太壞了。
還有一隻跳到老師樹上的大蝗,他雖然是蝗蟲,卻有十公分長喔!他是台灣最大型的蝗蟲,腿上有許多尖尖的刺,被踢到可是非同小可,突然,有一隻褐樹蛙的母蛙出現了,老師就帶著那隻大蝗去把母蛙抓到一顆有蛾及其他植物的石頭上,拍起來真是好看呢!
過了一上午,看了許多東西,但肚子已經在抗議了,所以我們就到一個唯一有廁所的出海口吃東西,酒足飯飽後再繼續我們的行程。
到了大屯溪,我們循著在路上一位老師朋友的建議去找南美鴛鴦,雖然我們沒有看到南美鴛鴦,卻看到了另一種不普遍鳥,他叫白腰草鷸,雖然離我們很遠,但靠著老師的大砲望遠鏡,還是看得很清楚。
後來我們看到了一隻長的很像螃蟹的蜘蛛爬到我腳上,還有人搶著拍呢!這時突然有人發現了蛇,還好只是寵物店會賣的無毒青蛇,但還是讓我們大飽眼福,終於可以看到蛇了。
這次踏查,在陳王時老師的辛苦帶領下圓滿結束了,我們也都獲益良多,真希望每個禮拜都可以有一天去踏查,雖然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但我還是期待有那麼一天,也期待下一次的活動。

一條條羊腸小徑,一個個急轉彎,沿著巔簸的山路歧嶇蜿蜒而上,窗外的山一座座矗立在大屯山系,美不勝收的山谷美景,伴隨著我們來到風景如詩如畫的老梅溪。剛下遊覽車,我們就被通知來晚了,剛剛一大群覓食的五色鳥已飛走,才正在沮喪,陳王時老師就告訴我們有好東西,我們都趕過去,老師就在這個時候做機會教育,教導我們生態攝影,老師說:「拍定點的生物,可以先拍大環境,再和食草一起拍,最後再來一張特寫,然後繼續往下走不到一百公尺,一隻隻的大捲尾、小捲尾、洋燕、家燕和白頭翁都趕來迎接我們。

我們看到的第一種動物是洋燕,洋燕與家燕十分相像,但有人說洋燕家境較為清寒,所以洋燕買不起領帶,也沒有錢買高級燕尾服,而且衣服還髒髒的,所以燕尾較家燕短,頸部也沒有一圈黑斑,且腹部羽色為污白色。後來我們又看到一隻鳥,老師猜測牠是一隻藍磯鶇,而且是一隻母鳥,但因為老師看到它的肚子上有一小片赤色的羽毛,所以師又說牠也有可能是一隻公的亞成鳥。

途中有一位眼睛非常亮的同學,在一條排水管上發現了一隻青蛙,老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到了那隻青蛙,老師看了就立刻說這是一隻褐樹蛙,而且是一隻母蛙,因為牠體型較大,青蛙的世界中都是母蛙體型大、公蛙體型較小,所以如此「龐大」的體型就毫無疑問是母蛙,那為什麼是褐樹蛙?因為牠兩眼之間到吻端有一淺色三角形斑塊,所以他是一隻褐樹蛙。

接下來,我們在沿路上還看到許許多有趣的生物,有鳥類、蛙類、蝶類甚至還有一隻澤蟹,更有各式各樣的蝴蝶、蜻蜓在交配。其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金黃蜻蜓的雌蜓,和脛蹼琵蟌連結中的對蟲。金黃蜻蜓雌蟲合胸及腹部為黃褐色,合胸側面有兩條寬褐色帶,腹部末端第三節黑褐色較多,老熟雌蟲腹部也會帶藍灰色;脛蹼琵蟌雄蟲複眼上半部為黑色,下半部為黃綠色,中間有一條黑褐色橫線,合胸黑色有數條不規則的黃色條紋,腳黃色,脛節膨大,腹部背面黑褐色,腹面白色,第八節後半到攫握器為白色,未熟雄蟲腹部白色,雌蟲花紋類似雄蟲,腳及合胸為黃色或黃褐色,脛節不膨大,未熟雌蟲腹部白色。

在前往大屯溪出海口時,我們遇到鳥會的朋友,他建議我們找找看美洲鴛鴦,雖然我們沒看到美洲鴛鴦,但我們看到白腰草鷸,甚至拍到了磯鷸,真是令人大開眼界,因為白腰草鷸是一種十分稀有難拍的鳥類,

中午時,我們坐著遊覽車到大屯溪出海口吃自備午餐,在路上我們遇見陳王時老師的朋友,那位老師就「呷好逗相報」,告訴我們電線杆上有一隻大冠鷲,我就利用老師的單筒望遠鏡拍了幾張美美的照片,連老師都讚不絕口呢!

下午,我們搭著遊覽車到大屯溪古道,老師說大屯溪古道有很多蛇,要我們睜大眼睛找,結果一路上都沒找到,正準備打道回府時,突然有人找到俗稱青竹絲的青蛇,青蛇是屬於無毒的蛇,一般民間所認為有劇毒之蛇為赤尾青竹絲,赤尾青竹絲為強烈的出血性毒,眼睛及尾巴為磚紅色,瞳孔垂直,體側有一道白色細線,但青竹絲並沒有這些特徵,全身都是翠綠色,且瞳孔圓形,無斑紋,所以下次別再「指著張三叫李四」囉!

這次的課程我不但看到許多動物,而且還拍到一些「完美」的照片,更學到了一些前所未聞的生態攝影技巧,還看到了許多北海岸的旑旎的風光,令我獲益匪淺,這些都要感謝老師們辛苦的帶領及專業的教導,希望下一次的課程可以吸收更多知識,更加拓展自己的視野。

一條條羊腸小徑,一個個急轉彎,沿著巔簸的山路歧嶇蜿蜒而上,窗外的山一座座矗立在大屯山系,美不勝收的山谷美景,伴隨著我們來到風景如詩如畫的老梅溪。剛下遊覽車,我們就被通知來晚了,剛剛一大群覓食的五色鳥已飛走,才正在沮喪,陳王時老師就告訴我們有好東西,我們都趕過去,老師就在這個時候做機會教育,教導我們生態攝影,老師說:「拍定點的生物,可以先拍大環境,再和食草一起拍,最後再來一張特寫,然後繼續往下走不到一百公尺,一隻隻的大捲尾、小捲尾、洋燕、家燕和白頭翁都趕來迎接我們。

我們看到的第一種動物是洋燕,洋燕與家燕十分相像,但有人說洋燕家境較為清寒,所以洋燕買不起領帶,也沒有錢買高級燕尾服,而且衣服還髒髒的,所以燕尾較家燕短,頸部也沒有一圈黑斑,且腹部羽色為污白色。後來我們又看到一隻鳥,老師猜測牠是一隻藍磯鶇,而且是一隻母鳥,但因為老師看到它的肚子上有一小片赤色的羽毛,所以師又說牠也有可能是一隻公的亞成鳥。

途中有一位眼睛非常亮的同學,在一條排水管上發現了一隻青蛙,老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到了那隻青蛙,老師看了就立刻說這是一隻褐樹蛙,而且是一隻母蛙,因為牠體型較大,青蛙的世界中都是母蛙體型大、公蛙體型較小,所以如此「龐大」的體型就毫無疑問是母蛙,那為什麼是褐樹蛙?因為牠兩眼之間到吻端有一淺色三角形斑塊,所以他是一隻褐樹蛙。

接下來,我們在沿路上還看到許許多有趣的生物,有鳥類、蛙類、蝶類甚至還有一隻澤蟹,更有各式各樣的蝴蝶、蜻蜓在交配。其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金黃蜻蜓的雌蜓,和脛蹼琵蟌連結中的對蟲。金黃蜻蜓雌蟲合胸及腹部為黃褐色,合胸側面有兩條寬褐色帶,腹部末端第三節黑褐色較多,老熟雌蟲腹部也會帶藍灰色;脛蹼琵蟌雄蟲複眼上半部為黑色,下半部為黃綠色,中間有一條黑褐色橫線,合胸黑色有數條不規則的黃色條紋,腳黃色,脛節膨大,腹部背面黑褐色,腹面白色,第八節後半到攫握器為白色,未熟雄蟲腹部白色,雌蟲花紋類似雄蟲,腳及合胸為黃色或黃褐色,脛節不膨大,未熟雌蟲腹部白色。

在前往大屯溪出海口時,我們遇到鳥會的朋友,他建議我們找找看美洲鴛鴦,雖然我們沒看到美洲鴛鴦,但我們看到白腰草鷸,甚至拍到了磯鷸,真是令人大開眼界,因為白腰草鷸是一種十分難見的鳥類。

中午時,我們坐著遊覽車到大屯溪出海口吃自備午餐,在路上我們遇見陳王時老師的朋友,那位老師就「呷好逗相報」,告訴我們電線杆上有一隻大冠鷲,我就利用老師的單筒望遠鏡拍了幾張美美的照片,連老師都讚不絕口呢!

下午,我們搭著遊覽車到大屯溪古道,老師說大屯溪古道有很多蛇,要我們睜大眼睛找,結果一路上都沒找到,正準備打道回府時,突然有人找到俗稱青竹絲的青蛇,青蛇是屬於無毒的蛇,一般民間所認為有劇毒之蛇為赤尾青竹絲,赤尾青竹絲為強烈的出血性毒,眼睛及尾巴為磚紅色,瞳孔垂直,體側有一道白色細線,但青竹絲並沒有這些特徵,全身都是翠綠色,且瞳孔圓形,無斑紋,所以下次別再「指著張三叫李四」囉!

這次的課程我不但看到許多動物,而且還拍到一些「完美」的照片,更學到了一些前所未聞的生態攝影技巧,還看到了許多北海岸的旑旎的風光,令我獲益匪淺,這些都要感謝老師們辛苦的帶領及專業的教導,希望下一次的課程可以吸收更多知識,更加拓展自己的視野。

一條條羊腸小徑,一個個急轉彎,沿著巔簸的山路歧嶇蜿蜒而上,窗外的山一座座矗立在大屯山系,美不勝收的山谷美景,伴隨著我們來到風景如詩如畫的老梅溪。剛下遊覽車,我們就被通知來晚了,剛剛一大群覓食的五色鳥已飛走,才正在沮喪,陳王時老師就告訴我們有好東西,我們都趕過去,老師就在這個時候做機會教育,教導我們生態攝影,老師說:「拍定點的生物,可以先拍大環境,再和食草一起拍,最後再來一張特寫,然後繼續往下走不到一百公尺,一隻隻的大捲尾、小捲尾、洋燕、家燕和白頭翁都趕來迎接我們。

我們看到的第一種動物是洋燕,洋燕與家燕十分相像,但有人說洋燕家境較為清寒,所以洋燕買不起領帶,也沒有錢買高級燕尾服,而且衣服還髒髒的,所以燕尾較家燕短,頸部也沒有一圈黑斑,且腹部羽色為污白色。後來我們又看到一隻鳥,老師猜測牠是一隻藍磯鶇,而且是一隻母鳥,但因為老師看到它的肚子上有一小片赤色的羽毛,所以老師又說牠也有可能是一隻公的亞成鳥。

途中有一位眼睛非常亮的同學,在一條排水管上發現了一隻青蛙,老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到了那隻青蛙,老師抓到之後就說這是一隻褐樹蛙,而且是一隻母蛙,因為牠體型較大,青蛙的世界中都是母蛙體型大、公蛙體型較小,所以如此「龐大」的體型就毫無疑問是母蛙,那為什麼是褐樹蛙?因為牠兩眼之間到吻端有一淺色三角形斑塊,所以他是一隻褐樹蛙。

接下來,我們在沿路上還看到許許多有趣的生物,有鳥類、蛙類、蝶類甚至還有一隻澤蟹,更有各式各樣的蝴蝶、蜻蜓在交配。其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金黃蜻蜓的雌蜓,和脛蹼琵蟌連結中的對蟲。金黃蜻蜓雌蟲合胸及腹部為黃褐色,合胸側面有兩條寬褐色帶,腹部末端第三節黑褐色較多,老熟雌蟲腹部也會帶藍灰色;脛蹼琵蟌雄蟲複眼上半部為黑色,下半部為黃綠色,中間有一條黑褐色橫線,合胸黑色有數條不規則的黃色條紋,腳黃色,脛節膨大,腹部背面黑褐色,腹面白色,第八節後半到攫握器為白色,未熟雄蟲腹部白色,雌蟲花紋類似雄蟲,腳及合胸為黃色或黃褐色,脛節不膨大,未熟雌蟲腹部白色。

在前往大屯溪出海口時,我們遇到鳥會的朋友,他建議我們找找看美洲鴛鴦,雖然我們沒看到美洲鴛鴦,但我們看到白腰草鷸,甚至拍到了磯鷸,真是令人大開眼界,因為白腰草鷸是一種十分難見的鳥類。

中午時,我們坐著遊覽車到大屯溪出海口吃自備午餐,在路上我們遇見陳王時老師的朋友,那位老師就「呷好逗相報」,告訴我們電線杆上有一隻大冠鷲,我就利用老師的單筒望遠鏡拍了幾張美美的照片,連老師都讚不絕口呢!

下午,我們搭著遊覽車到大屯溪古道,老師說大屯溪古道有很多蛇,要我們睜大眼睛找,結果一路上都沒找到,正準備打道回府時,突然有人找到俗稱青竹絲的青蛇,青蛇是屬於無毒的蛇,一般民間所認為有劇毒之蛇為赤尾青竹絲,赤尾青竹絲為強烈的出血性毒,眼睛及尾巴為磚紅色,瞳孔垂直,體側有一道白色細線,但青竹絲並沒有這些特徵,全身都是翠綠色,且瞳孔圓形,無斑紋,所以下次別再「指著張三叫李四」囉!

這次的課程我不但看到許多動物,而且還拍到一些「完美」的照片,更學到了一些前所未聞的生態攝影技巧,還看到了許多北海岸的旑旎的風光,令我獲益匪淺,這些都要感謝老師們辛苦的帶領及專業的教導,希望下一次的課程可以吸收更多知識,更加拓展自己的視野。

老師對不起,前兩篇有錯誤,所以請以第三篇作為評分

北海岸溪流棲地踏查課程
在美不勝收的景色陪伴下,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車程,抵達我們的目的地-老梅溪,剛下車我們便看到陳王時老師的身影,扛著裝備似乎等我們很久了,老師告訴我們來晚的消息,因為我們如果來的更早的話便可以看到成群結隊的五色鳥在樹上排排站,雖然錯過了這種壯觀的景色,但是我們也看到了一樣東西,原來是蝴蝶的幼蟲,但是怎麼一動也不動,是死了嗎?你如果這麼想可就大錯特錯了,他們只是再享受日光浴而已,這時老師告訴我們一些生態攝影的技巧,老師建議我們可以先找到目標,接著你可以先拍牠的生活環境,再拍牠的食草,然後幫牠拍特寫,最後便是拍牠吃食草的模樣,老師剛說完不久,我鎖定的幼蟲,開始有了行動,我的運氣真是超好的,因為不但拍到牠享受日光浴,還拍到牠吃食草的樣子呢!

走著走著,老師看到電線桿上有一隻洋燕,於是老師便開始跟我們解說洋燕和家燕的不同,洋燕和家燕其實長的很像,只是家燕的尾巴比較長,交叉較明顯,且頸部有黑黑的像是領帶的東西;洋燕就不一樣了,牠的尾巴比家燕短,交叉較不明顯,且不打領帶,腹部還有一點點微微的淡紅色,根據這些特徵,要分辨家燕和洋燕就簡單多了。

接著有人發現了大馬路邊還有個岔路,於是我們便進去看看,剛踏進那裡,有些同學馬上看到地上的菜葉上有蝗蟲在交配,有些同學則是看到天上到處飛的蛾和蝴蝶,許多人東看看西看看似乎在尋找其他生物的蹤跡,但大家找了好久都沒有看到其他的,大家正準備要出去時,老師看到高處的樹叢中有蝴蝶交配,於是老師便架設他的單筒望遠鏡讓我們看,結果真的有兩隻蝴蝶在交尾呢!老師的眼力可真不是蓋的。

我們繼續朝著原本的路線走,走在前面的同學突然說有陸蟹,大家都圍過去看,果然發現一隻陸蟹在爬行,我趕緊拿起相機等待好時機,但是牠一直爬來爬去的,好不容易等到牠停下來的時候我按下快門終於拍到了,拿起相機一看,牠居然口吐白沫,雖然牠口吐白沫的模樣十分逗趣,但看了這個照片後我有一些疑問,螃蟹不是缺少水分時才會口吐白沫嗎?但是陸蟹需要水分嗎?牠也會缺少水分嗎?

走到出海口附近的路程中,我們看到許多生物,這些生物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少見的鳥類白腰草鷸與雞鷸,這是我們在接近出海口附近的遇到的,本來是在找老師鳥會的朋友說的美洲鴛鴦,途中老師便看到白腰草鷸和雞鷸,於是老師便利用他的單筒望遠鏡讓我們看到白腰草鷸的樣子,可惜白腰草鷸在我們準備要拍時就飛走了,不過雞鷸就不同了,我們直到拍完照牠還是乖乖的站在那裡呢!

遊覽車在不久候便現身在我們身前,帶我們去出海口吃中餐,過程中我們遇到老師鳥會的朋友,跟老師一樣拿著專業的照相機不知道在看什麼東西,朝著他們對準的目標一看,那不是猛禽大冠鷲嗎?我們快速的跟隨老師的腳步下車,透過單筒望遠鏡觀看這猛禽,但似乎是因為我們的動作太大,所以牠展開翅膀遨翔到更遠的地方,不過用老師的單筒望遠鏡還是很清楚,因此我們不但看到大冠鷲還拍到牠的照片,真是太幸運了。

下午我們到大屯溪古道,一路上遇到了許多動物,有蝴蝶、螳螂、橡鼻蟲、竹節蟲和青蛇…等,不過最受矚目的當然是青蛇啦!本來就聽說這裡有很多蛇,但是一路上走過來都沒看到蛇,終於在最後讓我們見到蛇了,而且這隻青蛇有點笨呢,因為牠有保護色,所以牠以為自己偽裝的很好,牠雖然有綠色的身體,可是在棕色的樹枝上也太明顯了吧?等我們都拍完照了牠才發現自己事跡敗露趕緊溜走,真是好笑,我們這天的行程也就在這條青蛇的陪伴下畫上句點了,這次的活動讓我覺得獲益良多。

今天,我被爸爸叫醒,想起要出外踏查的事,心裡開心了起來經過暑輔和段考終於有一個放鬆身心的時間了,我背上裝備到西湖國小準備揭開這次旅行的序幕,這次得講師是陳王時老師,我們並非第一次見面,這次他要教我們生態攝影,首先就是拍攝的方法,老師教我們先拍特寫,再拍生物附近的環境,這樣以後把照片拿出來看時,才有辦法知道這隻動物是在怎樣的環境下生活。
我們的第一站是富貴角,一下車就聽見陳老師說他一來到這裡就看到令他流口水的畫面,有五十多隻的五色鳥停棲在樹上,不過因為太陽已經昇起五色鳥已經飛往更深處去休息了,沿著馬路走,烏秋和洋燕是一路陪伴我們的朋友,不管走到哪都有他們的身影,它們也成為老師望遠鏡中的獵物,大家看得入神,沿途的蝴蝶也在大家的身邊跳舞我們的相機也不斷的按下快門,捕捉它們婀娜的倩影,接著我們來到六和山莊的石碑旁兩旁老梅溪的石頭上停了許多短腹幽蟌正享受他們優閒的早晨,我們也發現石碑下有一隻腹斑蛙,我被它肥碩的體形嚇了一跳,也了解到這片山林的生態非常豐富。
我們搭著遊覽車沿著山路往下開週遭的景色逐漸由翠綠的山巒轉為蔚藍的海岸,我們一下車就感到十分炎熱,可能是快接近中午了吧!我們開始用餐,我在用餐之餘也在海岸邊散步,發現岸上埋了許多的垃圾,都是人們到還邊玩水時所留下的痕跡,我不禁感慨了起來,位甚麼臺灣的海育一定要有人定期清理或幾乎沒有人來過才能保持乾淨,看來國人對於海岸保育的知識還得再加強。
當我們要前往大屯谷到時遇到陳老師在鳥會的朋友,他告訴我們在路旁的水田裡有發現美洲木雞,我們便睜大了眼睛仔細尋找,但是並沒有發現它的身影,不過我們發現了白腰草鷸、磯鷸等不普遍的鳥類真是讓我們大飽眼福,到後來老師突然叫司機停車,原來是前面有人發現猛禽—大冠鷲了,我們匆忙的拿著相機走到老師身旁,用相機加上單筒望遠鏡,拍下它瞵視昂藏的神情,到了古道,就看到好幾隻狗跑過來狂吠,沒想到邱老利用不知名的力量就將狗馴服,實在太神奇了…我們沿著古道走老師說著附近有許多蛇,才剛講完就馬上就出現一隻青蛇,它偽裝在一堆枯枝上以為自己是偽裝天才,其實明顯得很,我們立刻用相機幫它拍了好幾張相片,也為這次旅途畫下美好的句點。

北海岸溪流棲地踏查

真是一個艷陽高照的上午,我帶著輕裝便服便朝西湖國小出發,坐上遊覽車,我們便朝著台灣的最北出發,車子慢慢逼近北海岸,臉上竟浮起一抹興奮的微笑,北海岸一直是我所嚮往的地方,開闊的藍天、熱情的天氣、悠閒的步調,空氣中透著一點淡淡的海水味,讓我的心情都好了起來!

【山腰奇景】
遊覽車沿著海岸一路向上,爬升到接近山腰的位置,這裡才是我們今天的起點,才一下車,老師立刻在一旁的停車坪上,發現一些堇菜和黑端豹斑蝶的幼蟲,有的躺在陽光下想讓身體慢慢升溫、有的則趴在緊菜的葉片上嚼著美味的早餐,看起來十分優閒,黑端豹斑蝶以幼蟲的形式度過漫長寒冷的冬季,而春夏兩季它們則以成蟲及卵的型態出現,是屬於一年一世代的蝶種,每逢秋天堇菜結果的時節,都可以看到幼蟲紅黑相間的身影,攀附在綠意盎然的菫菜上。
透過黑端豹斑蝶的幼蟲,老師又透漏了一招,在記錄物種與生態之間的關聯時,所能使用的武功祕笈:
1.先拍下次物種的棲地景觀
2.拍下此物種的食寄主植物或蜜源植物
3.拍下此物種的特寫
4.最後再拍此物種活動的情形,和它與環境的互動
繼續往下走,我們又看到幾種十分特別的鳥類,他們是洋燕、大捲尾和在出海附近常見的藍磯鶇,當你遠望洋燕時,酷似常在屋簷下築巢的家燕,不過他們還是有一些不同,若家燕像是個有錢的紳士,洋燕就是一位沒錢的窮小子,家燕穿著漂亮的領巾和白淨的衣服,禮服岔的比較高;洋燕沒有領巾、衣服髒髒的,禮服岔的比較低,沒有什麼地位,這樣以後有機會賞鳥,就不會傻傻分不清楚啦!藍磯鶇是台灣相當普及的鳥類,母鳥有著素色的大衣,和波浪條紋狀的花紋,而雄鳥的有著素色的翅膀和藍色的頭、但肚子則是赤紅色的,與其他的鶇科鳥類相似,他們的雄鳥上,都有美麗的金屬光澤,而且都依河而居,而不同的是,藍磯鶇的雄鳥有兩種除了上述的那一種以外,還有一種有著全身的寶藍色羽毛,活像一隻會飛的藍寶石。

【墓地尋訪】
我們順著馬路向下走,一隻蝴蝶領著我們進入一處沒有立碑的墓園,但對墓園的刻版映象似乎沒有影響大家觀察的熱情,顯然這片古墓已經久久沒有清掃,但或許正因為這樣,保留了一片淨土給這裡的小居民們。
墓地裡,一對紫蛇目蝶雙雙唱起他們的秋季戀曲,飛入花叢準備完成終身大事,可惜因為他們太遠,我小小的傻瓜相機無法擷取他們的身影,這時,一隻三線蝶飛了來,似乎想引起我們的注意力,但他並不是唯一的明星,一種不知名的波紋小灰蝶,以及人面蜘蛛也爭相趕到,一同分享秋天祝福的饗宴。一旁棕梠蜻蜓正表演著他定點飛行的超能力,許多人嘗試著在空中捕捉棕梠蜻蜓的身影,不過都沒有成功,不知道是因為它的飛行技術太高超,還是我們的攝影技術還需要再加強!走過這座墓園,我們繼續往下游的方向前進,馬路也愈來愈平坦,不過由於身處溪邊,路上竟遇到可愛的溪蟹,一群人衝上前團團將牠圍住,直到溪蟹及的口吐白沫,我們才將牠放走,看到溪蟹的樣子,讓我忍不住想到特生中心的小熊Happy是否想過將這知溪蟹制服成他的盤中飧呢?

【田園風光】
信步在滿是秋風的溪流旁,老師找到一糰看似軟軟年年又有意點濕濕滑滑的東西,一瞧,原來是一隻母的褐樹蛙,他緊緊圈縮在一條水管上,看到他那睡眼惺忪的樣子!實在不忍打擾她的好夢,不過為了滿足我們的好奇心,老師還是把她從水管上抓了下來,讓我們大飽眼福。這隻雌蛙體型碩大,身材豐滿,也再次見證良好的生態系孕育萬物、滋養生命的巨大能量,老師說其實褐樹蛙的母蛙長到這麼大也不算誇張,在食物充裕、天敵稀少的情況下,她甚至可以長到100~120毫公分長,褐樹蛙數台灣樹蛙家族中,最為壯碩的一種,和樹蛙的吸盤特別大,而且相當的黏,老師為了讓我們親身體驗褐樹蛙的巨大吸力,用褐樹蛙的前腳吸盤在我的手掌心上拖拉而過,濕濕黏黏的,感覺就像是把快要乾掉的膠水塗在手掌心上一般。
穿越了小橋,我瞻望一畝畝的梯田,筊白筍高壯,仍垂首等待河水細膩的滋潤,鬆軟的泥漿下,暗藏來自土地的贈禮,源源不絕!駐足在這片水田中,我們又碰上特殊的訪客,他的名字叫白腰草鷸,與其他鷸科鳥類一樣,他喜歡生活在靜水的環境下,諸如水田、濕地、出海口……等等,都是他的棲地,白腰草鷸的體型略小,頭和身體都胖胖的,眼睛的四周,還圍繞著一圈白色的眼線,模樣頗受愛鳥者的喜愛,是少有的冬候鳥,也是秋季的嬌客!

【珍禽異獸】
中午時大家拎著事先準備好的午餐,在出海口附近一邊吃一邊享受秋季午後的暖陽,吃完放後,我們乘車而上準備把吳老師送上早上停車的地方之時,忽見路邊的電線桿上停駐著一隻大冠鷲,頭上羽冠隨風飛舞,好不神氣,大冠鷲又稱蛇鷹,蛇是他愛好的美食,不知是不是這裡的蛇鼠猖獗,使大冠鷲們隻隻健壯又威風,也證明生態系環環相扣的道理!
最後一段路程上,邱老說這裡鄰近水域,相當有可能有蛇類出沒,可惜一直都沒看到,正當大家感到失望之時,眼尖的邱老舊指著一旁的樹枝說:「這不就有一隻了嗎?」定睛一看,果然有一隻小蛇盤附在意旁的竹枝上,他是一隻青蛇,與青竹絲長的頗為相似,不過,他們還是有一些不同之處,像青竹絲的身旁有白色的側線,而且頭型也相當不同,下次見到時可不要弄錯了!

載滿秋天的巴士,在崎嶇的山路上前進,分送初秋的喜悅,而我分到了一點點滿足!

東北一隅 忠孝國中 吳仲升 100.10.22

印象中,北海岸附近的景觀不外乎整年呼嘯的強風、奇岩異石和堅忍的動植物。生物與環境相存相依,造就了較為強悍的生態體系。然而今日的探訪,卻也使我對此地有了不同的見解,其中豐沛的雨量和陽光,以及較低的人為干擾,使得這兒顯得格外生機盎然。

下了車,放眼四周,附近丘陵盡是蓊鬱山林。部分曾經開墾為梯田的山坡地大多處於休耕,頗有非人間的清新靜寂。但四周的動植物們卻立刻炒熱了氣氛。首先是啃食著芹菜的黑端豹斑蝶幼蟲以艷麗的紅紋吸引大家的目光,接著玲瓏的藍磯鶇和燒燙了嘴的紅嘴黑鵯也相繼淪陷相機鏡頭。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在電纜線上歇腳的數隻洋燕。牠們和大家在騎樓梁柱上常見到的家燕十分相似,容易混淆,但兩者其實有著許多特徵上的不同。家燕頸部圍著深色的環狀色塊,且分叉尾羽極長,腹部白色色塊十分均勻,如同富有紳士脖子繫著領帶、身穿華麗燕尾服和潔白整齊的襯衫。相較之下,洋燕的打扮就較為寒酸,不繫領帶、外套的燕尾裝飾不明顯、且襯衫也總是髒髒舊舊、顏色不均勻。只要觀察仔細些,就能輕易辨別這兩種燕科鳥類。一旁惡名昭彰的大捲尾也以聒噪的叫聲茲擾著整片山林,卻也讓大家的心情更加地雀躍,浩浩蕩蕩地延著老梅溪走向海岸。

走到海邊的途中,路旁的一草一木也不曾讓我們失望。只見十來隻的蛇目蝶、小灰蝶、青斑蝶接把握幾個星期來的第一個好天氣尋找著另一半盡速交配產卵,避免錯失難得的機會。水田旁的小溝渠也常出現交配、點水的蜻蜓和豆娘,碧藍的白痣珈蟌、金黃色的金黃蜻蜓和呂宋蜻蜓、以及一身赭紅的善變蜻蜓,種種已往只能在圖鑑中望梅止渴的種類,如今全都在一天之內盡收眼底。金黃蜻蜓和呂宋蜻蜓則是其中長得十分相近的親戚,雌體同樣為金黃色、而雄體則同樣為寶藍色,在飛行時十分不易辨認。但一切在牠們停歇時便可見分曉,因為金黃蜻蜓喜歡落腳於石頭、扶手等堅硬無生物,呂宋則偏好樹葉、芒草末梢等較柔軟的生物,不同的習性也造成了牠們幾乎相同的個體之間的分別。

路旁遼闊的休耕水田看似寧靜,其實只要有心拿起望遠鏡,往往在水田十來公尺外的另一邊會藏著害羞的水鳥或歇息、或覓食。今天恰好也讓我們碰著了兩種相似的鳥類—磯鷸和白腰草鷸,就在水田遙遠的另一側悠閒的划著水覓食。牠們兩者之間的分別在飛翔時較能看見,白腰草鷸的翅膀幾乎全黑,磯鷸的翅膀則可看出一些斑塊參雜其中。事後我們也在路旁發現停棲樹梢的大冠鷲瞵視昂藏地環顧四周,大家在莫約六十公尺遠處利用望遠鏡進行觀察。鳥類的警覺性很高,通常在人們看見他們之前就會先注意到人類。若人類和牠們的距離太近(通常需大於一百公尺)便會造成他們的壓力,若感到威脅便會立刻振翅揚長而去,因此賞鳥絕對不能太接近鳥類,尊重牠們,是觀賞牠們的重要前提。

下午經由海岸來到了富貴角附近的步道,剛起步就立刻發現了琉球青斑蝶和無尾種的大鳳蝶。大鳳蝶幼蟲的食草是柑橘類植物的葉片,因此果農將其視為害蟲,常利用農藥加以撲殺。但老師表示其實效果有限,因為通常藥效過了一星期便會揮發殆盡,鳳蝶便會再次進行產卵。有時接受彈性空間內的損失,抑或換個生態工法嘗試,或許會有較長遠的成效。溝渠間我們也看到了連結、交尾中的脛蹼琵蟌和停歇的霜白蜻蜓。這雙蜻蜓頭胸部為藍色、腹部為紅色,也是另一種色彩鮮艷的蜻蜓。牠在台灣地區分成兩個亞種,第一種是中印亞種,腹部顏色是微粉紅色,藍紅交界處形成暗色的漸層,在台灣本島不算少見。但另一種西里亞種只在蘭嶼出現,頭胸部的藍色深如墨、腹部的紅色也紅似血,交界處有明顯界線,比中印亞種鮮艷得多。回程中的豆芫菁、象鼻蟲和青蛇也滿足了全體的快門欲,大家盡興而歸。

台灣氣候濕潤、四季如春,是涵養生物多樣性的寶庫。少一點干擾、少一點汙染,多一點愛惜、多一點尊重,讓島上的生命之河能延續百世千里,不舍晝夜、永不止息。

老師您好:因為妹妹也想參加此活動,不知老師可否透露初階班開班時間,及報名表下載方式,謝謝老師。

給丞佑:
明年初階班還在申請中,應該會在三月初報名,四月初開班。
到時候會在網站公告時程。

老師,請問一下寒假有活動嗎?
祝老師新年快樂!

寒假的活動正在安排中,這兩天內會公告。

晨曦的暖、風的冷冽,伴我至老梅溪源頭。

踏上堅實的水泥地,便瞥見不遠處覓食和曬著暖陽的毛蟲,生命綻放得正燦爛,
透過老師的望遠鏡,我們飽覽眾鳥兒的姿態和一舉一動,在空中優雅盤旋的洋燕更引來眾人的驚嘆;太陽逐漸升起,我們沿路伴著花草,向出海口前進。途中我們瞧見天蛾、螃蟹和藏身於枝葉間的呂宋蜻蜓,在一條黃土小路上,我們親眼目睹蟋蟀和蝴蝶的交配儀式,栽進人面蜘蛛蜘蛛網的也大有人在,據老師推測,可能是受到前幾天陰雨綿綿的影響,今天太陽一出來,昆蟲和鳥類都迫不及待的從巢穴出來覓食、交配、做日光浴,也藉此我們有大飽眼福的機會;路旁披著閃耀金縷衣的金黃蜻蜓,瞬間磁吸眾人的目光,老師也即時為我們來堂如何辨識金黃蜻蜓和呂宋蜻蜓的課程;呂宋蜻蜓較喜愛停棲於活的物體上,金黃蜻蜓則喜愛停棲於無生命力的物體上。

隨著地勢趨緩,老梅溪的潺潺流水聲也逐漸清朗,我們不斷撿拾路旁的驚喜,甚至因而不惜脫隊,死亡的甲蟲、貪婪注視獵物的人面蜘蛛、慵懶的棲息在葉背上的瓢蟲和精力旺盛的椿象,透過他人的指點和老師的望遠鏡,我看見正忙著曬太陽而絲毫未察覺人影的草蜥,在草叢間利用保護色偽裝的螳螂,在樹幹上不停蠕動的金花蟲幼蟲;生命的躍動,絲毫未歇。

踏上橋頭,老梅溪在我們的腳底下奔騰,短腹幽蟌優雅的姿態也加入這幅畫,大蝗碩大的身形成為眾人爭相留影的目標,我們在「六和山莊」石牌前合影,見證今天的歷程;爾後,仍沉浸在優美風景和愉悅遐想中的我,遭他人的呼喊聲拉回現實,不遠處水管上的褐樹蛙頓時成為眾人的寵兒,在石頭伸展台上的牠,應眾人的要求擺出許多嬌媚的動作,乖巧和配合度之高令人驚豔,老師也灌輸我們關於褐樹蛙的種種常識,褐樹蛙的皮膚顏色會隨著溫度而變化,牠們的吸盤吸力在蛙類中是數一數二的強;而下方的水溝,則有多對脛樸琵聰行房事,緊接著的馬路轉彎處,視線豁然開朗,農家的家禽安逸的在籠裡漫步,片片水田接壤著山腳,遠方的盡頭和湛藍的天空交織成一幅自然的美景。白腰草鷸的翅膀劃破此恬淡的氛圍,其優雅身影掀起照相機的追逐戰,只可惜我並無捕捉其影像的福氣;前方人群的代表氣喘吁吁的報告好消息,是稀有的磯鷸出現在水田裡,此消息使我再度感到失落,只能爭睹他人所拍攝的照片,身形俏麗、羽色鮮明的牠,和明信片上的鳥兒一般虛幻。

太陽高掛天頂,也該是收兵吃午餐的時候,一行人在某處海灘稍事休息。山坡上,天人菊堅忍不拔的和海風抵抗,數隻狗兒慵懶的享受陽光的照射,但放眼望去,美麗的海岸線盡遭成堆的漂流木和垃圾吞噬,令人不勝唏噓;散布於沙灘上的珍奇貝殼則令我們忘卻障礙物,宛若米勒名畫「拾穗」,爭相俯身撿拾,有些色彩斑斕,有些曲線優美,有些奇形怪狀,只可惜因保育意識的高漲,我們只得放棄戰利品。這回,我們先將老師載回停車場開車,半路我們恰好遇見老師的朋友,老師瞥一眼他們所指點的生物便匆匆下車;難得停棲於低處且和人群近距離接觸的大冠鷲,居高臨下頗有王者風範,令人嘖嘖稱奇,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那粗糙的傻瓜相機,迫使我拍攝數張模糊照片後便罷手。

經歷這段旅程外的驚喜,我們再度回到行程表的安排;在大屯溪古道,我們捕獵大鳳蝶的身影,追逐行動敏捷的竹節蟲,逗弄悠哉的蜻蜓,當眼尖的夥伴們於步道盡頭揪出纏繞在枯枝上的青蛇時,更是激起另一波高潮,大夥兒樂得放下對蛇的恐懼,按下快門記錄這經典的一刻。望著車窗外美麗的雲彩,我的心頭洋溢著說不出的滿足;揣著滿載秋天的相機,我緊閉雙眼,細細品味精彩的旅途。

(請以此篇為準)
晨曦的暖、風的冷冽,伴我至老梅溪源頭。

踏上堅實的水泥地,便瞥見不遠處覓食和曬著暖陽的毛蟲,生命綻放得正燦爛,透過老師的望遠鏡,我們飽覽眾鳥兒的姿態和一舉一動,在空中優雅盤旋的洋燕更引來眾人的驚嘆;太陽逐漸升起,我們沿路伴著花草,向出海口前進。途中我們瞧見天蛾、螃蟹和藏身於枝葉間的呂宋蜻蜓,在一條黃土小路上,我們親眼目睹蟋蟀和蝴蝶的交配儀式,栽進人面蜘蛛蜘蛛網的也大有人在,據老師推測,可能是受到前幾天陰雨綿綿的影響,今天太陽一出來,昆蟲和鳥類都迫不及待的從巢穴出來覓食、交配、做日光浴,也藉此我們有大飽眼福的機會;路旁披著閃耀金縷衣的金黃蜻蜓,瞬間磁吸眾人的目光,老師也即時為我們來堂如何辨識金黃蜻蜓和呂宋蜻蜓的課程;呂宋蜻蜓較喜愛停棲於活的物體上,金黃蜻蜓則喜愛停棲於無生命力的物體上。

隨著地勢趨緩,老梅溪的潺潺流水聲也逐漸清朗,我們不斷撿拾路旁的驚喜:死亡的甲蟲、貪婪注視獵物的人面蜘蛛、在葉背上棲息的慵懶瓢蟲和精力旺盛的椿象。透過他人的指點和老師的望遠鏡,我瞧見正忙著曬太陽而絲毫未察覺人影的草蜥,在草叢間利用保護色偽裝的螳螂,在樹幹上不停蠕動的金花蟲幼蟲;生命的躍動,絲毫未歇。

踏上橋頭,老梅溪在我們的腳底下奔騰,短腹幽蟌優雅的姿態也加入這幅畫,大蝗碩大的身形成為眾人爭相留影的目標,我們在「六和山莊」石牌前合影,見證今天的歷程;爾後,仍沉浸在優美風景和愉悅遐想中的我,遭他人的呼喊聲拉回現實,不遠處水管上的褐樹蛙頓時成為眾人的寵兒,在石頭伸展台上的牠,應眾人的要求擺出許多嬌媚的動作,乖巧和配合度之高令人驚豔,老師也灌輸我們關於褐樹蛙的種種常識,褐樹蛙的皮膚顏色會隨著溫度而變化,牠們的吸盤吸力在蛙類中是數一數二的強;而下方的水溝,則有多對脛樸琵聰行房事,緊接著的馬路轉彎處,視線豁然開朗,農家的家禽安逸的在籠裡漫步,片片水田接壤著山腳,遠方的盡頭和湛藍的天空交織成一幅自然的美景。白腰草鷸的翅膀劃破此恬淡的氛圍,其優雅身影掀起照相機的追逐戰,只可惜我並無捕捉其影像的福氣;前方人群的代表氣喘吁吁的報告好消息,是稀有的磯鷸出現在水田裡,此消息使我再度感到失落,只能爭睹他人所拍攝的照片,身形俏麗、羽色鮮明的牠,和明信片上的鳥兒一般虛幻。

太陽高掛天頂,也該是收兵吃午餐的時候,一行人在某處海灘稍事休息。山坡上,天人菊堅忍不拔的和海風抵抗,數隻狗兒慵懶的享受陽光的照射,但放眼望去,美麗的海岸線盡遭成堆的漂流木和垃圾吞噬,令人不勝唏噓;散布於沙灘上的珍奇貝殼則令我們忘卻障礙物,宛若米勒名畫「拾穗」,爭相俯身撿拾,有些色彩斑斕,有些曲線優美,有些奇形怪狀,只可惜因保育意識的高漲,我們只得放棄戰利品。這回,我們先將老師載回停車場開車,半路我們恰好遇見老師的朋友,老師瞥一眼他們所指點的生物便匆匆下車;難得停棲於低處且和人群近距離接觸的大冠鷲,居高臨下頗有王者風範,令人嘖嘖稱奇,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那粗糙的傻瓜相機,迫使我拍攝數張模糊照片後便罷手。

經歷這段旅程外的驚喜,我們再度回到行程表的安排;在大屯溪古道,我們捕獵大鳳蝶的身影,追逐行動敏捷的竹節蟲,逗弄悠哉的蜻蜓,當眼尖的夥伴們於步道盡頭揪出纏繞在枯枝上的青蛇時,更是激起另一波高潮,大夥兒樂得放下對蛇的恐懼,按下快門記錄這經典的一刻。望著車窗外美麗的雲彩,我的心頭洋溢著說不出的滿足;揣著滿載秋天的相機,我緊閉雙眼,細細品味精彩的旅途。

Post a comment

tag cloud

數位學習